城南草木

你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甜的小孩儿。

新年快乐鸭各位!


-勋兴微信体⑤
-/考试间隙来更的辣鸡城南草木
-产出这么慢还是希望不要嫌弃【试图以舔掉生命线的方式自杀.jpg】
-[吴世勋恋爱研讨组成立👏👏👏]
-[你们的梦想是什么?——说相声吧]
-[日常吾弟叛逆伤透我心的俊勉哥🐰]
-[要求直播周六晚舞蹈室的八卦队长🐠]
-怎么让你们谈个恋爱这么难【now kiss.jpg】
-开度暗线(´• ᵕ •`)
-小可爱们看得愉快下次再见(。•̀ᴗ-)✧

【高亮】【高亮】【高亮】
AU 
国际刑警×雇佣兵大佬(其实都是一群小可爱)
-勋兴微信体【我的男友是大佬】(含灿白)
-/城南草木
-一个灯神牵红线的童话故事(不
-灯神就是灯神不接受反驳(其实是我本人👌)
-不要问为什么大佬们的群聊和画风是这样的我不管我不管
-人设完全跟前一篇完全不一样可能作者写着写着就精分了记得叫120(´• ᵕ •`)
-在忙考试产出艰难QAQ
-希望大家喜欢(。•̀ᴗ-)✧

-勋兴微信体
-/城南草木
-偷偷冒泡òᆺó
-最近在忙因为考试周来惹
(╯' - ')╯︵ ┻━┻
-产出非常慢dbq我先跪下○| ̄|_
-ooc算我(以后一定改
-[反正终于见到面了の勋兴]
-[以及仍旧以为🐠要追蕾哥的🐯]
-[误会真奇妙(☜装傻)]
-溜了溜了复习去了👋

-勋兴微信体③
-/城南草木
-小分队今天日巡心情太好了来更文😘
-校园设定  双向暗恋
-[你倩突然出现(。•̀ᴗ-)✧]
-[小吴和老金家的日常爱恨情仇1/1]
-[边哥疑问的一败???]
-[勋兴见面提上日程👌]
-日常瞎磕(´• ᵕ •`)
-一起产糖磕糖叭!
评论有剧情捋清|・ω・`)

-勋兴微信体②
-/城南草木
-校园设定 双向暗恋
-过渡章
-[solo十七年依旧为年幼弟弟的初恋耗尽心血的咧咧]
-[有故事也有酒千帆过尽历尽沧桑除却巫山的俊勉哥]
-[校园百事通社会你虎子上线]
-整天瞎磕(´• ᵕ •`)
-一起产糖磕糖叭(。•̀ᴗ-)✧

“而爱永恒。”

-勋兴   
-/城南草木
-ooc归我_(:зゝ∠)_
-微信体
-校园设定 双向暗恋
-日常傻乐(。•̀ᴗ-)✧
-欢迎一起产糖磕糖
-今天也是爱xx的一天ヾ(✿゚▽゚)ノ

cr.logo
-看图学写字【1/1】
-有关春天、甜品、阳光和爱情的小故事。
-我们不生产糖,只是糖的搬运工。
-各位晚安,希望大家梦里都能梦到想梦见的人😘

朴先生最近被大范围流感袭击了。
他带上了厚重的口罩,生怕传染自家小祖宗。

这天朴先生跟边先生一起出门,去了两个人都很喜欢的甜品店。

边先生久违地再一次染了头发,这总让朴先生想起更年轻一点的校园小甜心。
不过那时候边先生的发色偏向于轻酪乳蛋糕,是更加明朗又充满能量的亮黄色,从远处看像是顶了一朵向日葵在头上。
而现在更接近摩卡慕斯。

就如同从奶酪到咖啡的人生口味转变一样,边先生的气质仿佛也在岁月的沉淀下趋于平和熨帖,偶尔的温软姿态简直跟以前咋咋呼呼风风火火的小疯子判若两人。


但有时候又可爱到让人想把他举上天。撒娇起来也就三岁不能再多。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人格啊,幼稚如孩童又成熟若智者,怎么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毫无违和地体现出这样截然不同的魅力呢。

朴先生在排队取餐的时候心理活动也还是默默地浸泡在对边先生的爱情河里进行哲学深思呢。

这孩子的出现是奇迹吧。

还是应该说,对我而言真正的奇迹是上天让我在平淡无味的人生里遇见了这样好的人呢。


朴先生端着一小碟马卡龙和两杯摩卡慕斯走向小方桌时,边先生正托腮看着窗外。
他澄澈的眼睛里像是倒映着来往的行人,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只是午后三点半的阳光像浓稠的蜂浆一样顺着他长而密的上眼睫缓缓淌下来。
你看,光也偏爱他。

边先生先是看向桌上的甜点,然后才抬眼瞅了瞅朴先生。
朴先生正抬起帽檐压了压有些蓬乱的头发。他出人意料地有着细密柔软的鬓毛,大家都说这样的人常常童心永存。

说白了就是整天乱七八糟想东想西脑袋瓜里开着天大的坑呗。
边先生拖过自己的那杯摩卡慕斯,想起前几天朴先生吃艺兴哥醋的事情,内心不屑。

呵,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
比朴先生早出生那么几个月的大人边先生矜持地抿了一口慕斯。

然后突然就被朴先生按住揉了头发。


“你是什么构成的呢。
轻酪乳蛋糕,还是摩卡慕斯?”


朴先生还没摘下口罩,又因为感冒了说话声音闷闷的,平时感性的低音炮听起来像是嗓子里裹了一块没吞下去的热红薯。

按照边先生的性格朴先生这次百分之百会被取笑来着。
可是这次他没有。

边先生只是轻轻地、像落下一叶羽毛那样把自己的手覆在了朴先生还没收回去的虚按在自己头顶的手上。

他开头讲话时所有的光阴都汇聚在他的眼睛里。

“只是一个吻。”
他回答。



朴先生说不出话来。只能摘下口罩揉了揉自己不知道是因为勒久了还是因为害羞、总之已经不争气地泛红的耳朵。

边先生顺手抄起放置在一旁的托盘挡在脸侧,稍稍站起身弯下腰,朝朴先生不知什么时候露出的左颊酒窝吻了上去。


—End.

【勋兴】不系舟

不系舟

文/城南草木

*试水
*非正常古代朝廷江湖权谋剧情(并不
*乱七八糟私设一大堆(被自己气哭
*全员有参与
*暂定有灿白,不过大概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假装在眺望远山:)
*每个给评论和小心心的小姑娘都是天使

[一]

吴世勋遇见张艺兴时,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春日午后,他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身上被人捅了好几刀,血哗哗直流。
他后背朝天倒在一棵白桦树旁边,阳光透过将要长成的嫩绿色的新叶洒在他身上,暖洋洋催人睡。

去年冬天格外冷。
据说塞北玉门关的雪经常一下就是三天三夜,将士们把烧开的热水泼在城墙上,不一会儿就沿着砖块泥壑结了一层冰,莫说是塞外草原上那些不安分的游牧人,就是偶尔飞过来的候鸟想搭在城墙上歇歇脚,也少不得爪底一滑一头栽下去。
就算是开了春,河上的冰也不怎么融,但是水里的鱼不怎么知道这一点,于是靠河的村庄里经常有小孩子跑来凿开冰面到处找找,说不定运气好就能拾到一块被冻起来的鱼。

这样的好天气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吴世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使劲抬了抬头想看看挂在天上的太阳。
......妈的刺眼。
他沮丧地垂下头,觉得晕乎乎的,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的学堂。

亮亮堂堂的大太阳晒着,一屋子明媚夹杂着墨香,他看着书觉得眼睛胀痛,就抬眼看看窗外冒了一院子的花草树木......还是很困。身后传来“啪啪啪”的三声响,肯定又是金钟仁那小子被先生发现埋在书页后面睡着了,然后被拎着耳朵站起来,手心挨了三板子。
于是他赶紧揉了揉眼睛去看书本上的诗词,都极其应景有关春天,春山多胜事......楼台深翠微......数枝门柳低衣桁,一片山花落笔床......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
啊头疼。

想着想着,吴世勋觉得头更晕了。

那些诗没背过肯定都是金钟仁的错。真气人,hin。
然后他又漫无边际地想着,都说春日泗水逢美人,虽然我不在泗水边上,但我毕竟是要死的人了,老天怎么就不能让我遇见个美人呢,这种时候总想起金钟仁那傻玩意儿来算怎么回事?
我觉得不行。

兴许是老天真的听到他在小声嘀咕,不一会儿吴世勋就听见林子旁的路上传来一阵马蹄得得声,后面伴随着车轮的轱辘声,想来应该是有人骑马走在前面,后面还跟着辆马车。有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儿下马拨开树枝走过来瞅了他一眼,转身大嗓门:“哥,这儿躺个人!”
吴世勋被这一声吼震了一惊,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见马车里传过来一句“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能用的,扒下来带走吧。”
吴世勋:......妈耶这么刺激的吗。

正当他担心到底要不要维护自己的节操时,那小孩儿又往前走了一步,眯起眼来看他,回身又是一声:“哥!还没死透呢!”
吴世勋觉得自己耳膜要出血了。

马车那边又传过来一串脚步声,不紧不慢非常稳当,完全没有听到这边躺着个半死不活的人的慌乱。吴世勋迟钝地把头扭过去,从血糊了的视野看过去,入眼的是一双穿着布鞋的脚,走动间露出来的脚踝纤细清瘦,白到反光。
脚踝到他跟前停下,然后那人蹲下身来探了探他的脖颈,又转过头去和先前那个小孩儿说了几句什么,但是吴世勋已经听不清楚了。
他头昏脑涨,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听见那人问他要不要跟着他们一起走,心想着这还用问你莫不是眼瞎,口里撑着应一声好,随即便昏死了过去。

[二]

吴世勋再醒过来的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先前对于要不要跟着一起走这件事征求他的意见。

万万没想到,本以为的救命恩人竟想折磨我至此!识人不清,我恨!
吴世勋趴在马背上随着骏马的奔跑颠簸起伏,百无聊赖想东想西内心咆哮体。

腰上的绳子勒得他有点疼,可是他能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怎么流血了,应该还被人好好包扎了。
哎,怎么说也是救了一命的恩人啊,虽然他明明有马车却把我安置在马背上,还用麻绳像捆大闸蟹一样捆着我,但他是个好看的小美人啊。咳咳,主要是我教养很好,大人不记小人过,完全没在气的。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停了下来。
吴世勋在马背上被颠了一路,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这会终于被卸了下来,躺在地上觉得浑身散架,但好歹算是活了下来。

先前那小孩儿站在他面前,两人互相打量。
那孩子身量不高,眉眼和善,尤其长了一张猫咪嘴,嘴角上翘,看着跟总在笑似的,亲和度满分。
吴世勋松了一口气,觉得这群人应该不是想象中要绑他上山压寨的土匪之流。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马车上又下来一人,吴世勋转头去看。
...师父啊,我好像见到了仙子本仙。

仙子走到他面前,脸上露出了很是疑惑的表情,心里大概在想这别是救了个傻子,盯着人一个劲儿乐是什么意思。

于是吴世勋赶紧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一脸正经地答谢人家:“在下吴世勋,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请问公子姓名?”完全没觉得自个儿躺地下被绳子绑着还嬉皮笑脸地搭讪别人的姿态有什么不对劲。
眼前人眉眼弯弯地笑了一笑,“我姓张。”或许是看出来吴世勋对他身份的好奇,后面又加了一句,“是个教书先生。”
这一笑可不得了,吴世勋见这位张先生微微抿嘴就显出来一深一浅俩酒窝,觉得自己几乎要醉死在里面。

吴世勋被他迷得不行不行的,盯着人家说话时一启一合的双唇看,啊,这人下唇的厚度也太适合接吻了吧。想亲。

然后吴世勋没等人家问他就一五一十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无非是江湖上常见的私人情仇祖上恩怨,世世代代累积下来,他为人又独来独往不甚拘小节,所以被一帮人寻仇以致重伤。

吴世勋一边说着一边假兮兮地挤眼泪,在意图厚着脸皮让这位张先生把自己带回家养伤的边缘试探。
末了张先生听完他近乎直白的暗示之后叹了一口气答应下来,“既然如此,小吴公子不如随我们一道,先找个地方修养吧。”

吴世勋:耶嘿。
计划通√。

张先生让猫咪嘴小孩儿把吴世勋松绑,又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就回马车上了。
猫咪嘴把吴世勋松开,跟他解释说防止他昏迷中乱晃把伤口崩开才出此下策,又转身从马车上递过来一瓶亮晶晶的药水,“我哥让我把这个给你治治眼睛,说是看你挤得难受。”

小吴公子:???
好的没关系,我独自坚强👌。

——TBC

(欢迎各位小姐姐讨论剧情
(才两章有啥可讨论的你可快闭嘴吧(捂住自己的嘴来了一段b-box
(古风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
(哎,咸鱼就是咸鱼这辈子不可能变成小龙虾的
(总之想跟大家多说说话
(❛‿˂̵✧wink一下假装自己很阔爱